孛儿只斤·和世㻋

编辑 锁定
孛儿只斤·和世㻋(Kusala,梵语意为“善”,又作火失剌、禾失剌、忽失剌,清译和实拉;1300年12月22日—1329年8月30日),即元明宗(1329在位),元朝第九任皇帝蒙古帝国第十三任大汗。元武宗长子,元文宗之兄,元宁宗元惠宗之父。
延祐二年(1316年)被叔父元仁宗封为周王,翌年在就藩云南途中因为部下起兵拥戴他失败而被迫流亡察合台汗国。天历元年(1328年)被其弟文宗图帖睦尔迎回元朝。天历二年(1329年)年继位于漠北草原。同年在南下大都的途中暴死,在位仅184天。庙号明宗,谥号翼献景孝皇帝,蒙古汗号为忽都笃汗。
本    名
孛儿只斤·和世㻋
别    称
火失剌、禾失剌、忽失剌,清译和实拉、元明宗、元景孝帝
所处时代
民族族群
蒙古族
出生地
漠北
出生时间
大德四年十一月十一日(1300年12月22日)
去世时间
天历二年八月初六日(1329年8月30日)
庙    号
明宗
谥    号
翼献景孝皇帝
汗    号
忽都笃汗

孛儿只斤·和世㻋人物生平

编辑
元明宗和世㻋是元武宗海山的长子,母亲是出身亦乞列思氏族的妾室寿童(追封仁献章圣皇后)。他生于大德四年(1300年)十一月十一日。考虑到当时海山出镇漠北,和世㻋似亦生于漠北。
大德十一年(1307年),元成宗驾崩,海山之弟爱育黎拔力八达除掉成宗皇后卜鲁罕和安西王阿难答,海山自漠北南下,爱育黎拔力八达不得不同意让海山继承皇位,是为元武宗。元武宗与元仁宗约定兄终弟及、叔侄相承,因此立爱育黎拔力八达为“皇太子”(实为皇太弟),将来爱育黎拔力八达即位后,也当由海山长子和世㻋当皇储。然而元武宗海山的亲信三宝奴和宦官李邦宁等力劝武宗改立和世㻋为皇储,武宗也一度动心,召集群臣讨论,但在康里脱脱等人的阻止下,武宗抛弃爽约的念头。 [1-2] 
武宗即位三年有余即驾崩,爱育黎拔力八达继位,是为元仁宗。仁宗继位后就诛杀三宝奴等武宗旧臣,也不打算履行传位于和世㻋的约定。本应成为“皇太子”的和世㻋迟迟不被落实储君的册封,反而在延祐二年(1315年)十一月被封为周王,翌年三月命其就藩云南。和世㻋临行时,仁宗的近臣柏铁木尔劝谏仁宗不要撕毁与武宗的约定,但未被采纳。 [3] 
和世㻋及武宗遗臣当然不会轻易听任仁宗摆布。延祐二年(1315年),和世㻋就藩云南出发前曾请求取一件细甲,得到仁宗允许,结果和世㻋让人取的是只有皇帝才能穿的世祖御铠 [4]  ,由此可见和世㻋的野望。
延祐三年(1316年)十一月,当和世㻋一行走到延安时,一帮武宗旧臣赶来会见和世㻋,和世㻋的一个僚属教化说:“天下者,我武皇之天下也,出镇之事,本非上意,由左右构间致然。请以其故白行省,俾闻之朝廷,庶可杜塞离间,不然,事变叵测。”于是策动陕西行省丞相阿思罕发动叛乱,兵锋一度到达河中(今山西永济),以致京师戒严、仁宗差点御驾亲征(故发觉了和世㻋取御铠之事)。 [5] 
但不久叛军即发生内讧,阿思罕、教化被同党所杀,和世㻋闻讯后连夜西逃,一行人“于雷雨盈满之际,盘桓屯难,草行露宿” [6]  ,穿过大漠到达金山(阿尔泰山)的察合台汗国地界,受到察合台后王也先不花的欢迎,这是延祐四年(1317年)初的事。察合台汗国名义上臣属于元朝,实际上却是独立政权,因而和世㻋得以托庇于此,他夏天在扎颜居住,冬天在斡罗斡察山居住(均在今北疆)。 [7]  和世㻋就这样在察合台汗国过了十余年的政治避难生涯。在此期间他邂逅了一位葛逻禄贵族女子迈来迪,生了长子孛儿只斤·妥懽帖睦尔;又娶了乃蛮女子八不沙,生了次子孛儿只斤·懿璘质班
天历元年(1328年),和世㻋的异母弟图帖睦尔两都之战中打败了拥护泰定帝之子天顺帝阿速吉八的势力,图帖睦尔派哈散及撒迪等去察合台汗国迎接和世㻋到元朝做皇帝,朔漠诸王也劝和世㻋登基。于是和世㻋决定重返元朝,诸王和武宗旧臣相继来迎,百姓欢呼雀跃。
天历二年(1329年)正月,图帖睦尔再遣中书右丞跃里帖木儿迎接和世㻋,跃里帖木儿、撒迪等以图帖睦尔之命劝进。二十八日,和世㻋即位于和林之北。三月初四日,文宗遣右丞相燕铁木儿奉皇帝玉玺北上,四月初七,燕铁木儿抵达和世㻋所在地,率百官献上玉玺,并陪同和世㻋返京,而后宣布封图帖睦尔为皇太子。 [7] 
和世㻋刚继位,在返京途中就表现出大有作为的姿态。他有条不紊地行使皇帝权力,迅速将自己的亲信安插进省、台、院,并两度发表施政训谕,强调制度规范,又认为“听政之暇,宜亲贤士大夫,讲论史籍,以知古今治乱得失”。种种迹象表明和世㻋绝非等闲之辈,身为权臣的燕铁木儿都看在眼里,不免对这位新君产生忌惮。
天历二年(1329年)八月初一,和世㻋抵达他父亲元武宗时建为中都的王忽察都(即晃忽叉,今河北张北北),次日皇太子图帖睦尔自大都赶来,谒见和世㻋,和世㻋宴请皇太子及诸王、大臣于行殿。 [7]  兄弟相逢正欢之时,乐极生悲,三天后的八月初六,和世㻋暴死于王忽察都,后世指出这是中了燕铁木儿所下之毒身亡,而图帖睦尔难以摆脱干系。

孛儿只斤·和世㻋赋诗感慨

编辑
后来登基为帝的和世㻋之子妥懽帖睦尔(元惠宗)更是明确宣布图帖睦尔是杀害他父亲的幕后真凶。 [8]  时人萨都剌赋诗感慨道:
当年铁马游沙漠,万里归来会二龙。
周氏君臣空守信,汉家兄弟不相容。
只知奉玺传三让,岂料游魂隔九重。
天上武皇亦洒泪,世间骨肉可相逢? [9] 
和世㻋死后,图帖睦尔燕铁木儿扶植复位,为和世㻋上庙号明宗,谥号翼献景孝皇帝,蒙古汗号是忽都笃汗。图帖睦尔死后,因内心始终放不下和世㻋之死,便不让自己的儿子燕帖古思继位,而是传给了和世㻋一系的懿璘质班(元宁宗)及妥懽帖睦尔元惠宗)。元惠宗亲政后,给父亲追上尊号为“顺天立道睿文智武大圣孝皇帝”。 [7] 

孛儿只斤·和世㻋历史评价

编辑
  • 清朝史学家邵远平元史类编》:“册曰:艰艰备尝,人望所属;何嫌何疑,推肝置腹;人心不同,天命反复;论定千秋,此直彼曲。”
  • 清朝史学家曾廉元书》:“论曰:昔曹子臧、吴季札,贤者也,其君国子民也,宜哉。然而义不受者,非独远情,亦知负飞及光之不厌,其欲将无以善其后也。闇哉明宗,焉有人披衮执玉、穆穆然位乎天位而肯北面俯首为人臣者乎?呜呼!此唐明皇不敢以望肃宗,父子且然,况兄弟哉!文宗盖惧北陲复有海都笃哇之流,托名拥戴,其言也顺而为患也,深抑亦私心,窃望周王之效法晋邸也。己则非夷,而以齐期人,不亦难乎?悠悠南行,甘咽其饵,悲夫!”
  • 清末民初史学家屠寄蒙兀儿史记》:“和世㻋汗年未弱冠,远逊金山,耕牧十有三年。所谓旧劳于外,知民情伪者也。观其论台纲,谕百司,斤斤于先世成宪,是殆有心救弊者乎?然以此言论风采,自曝于风尘道路之间,致令傲弟权相闻而生心,遂有旺兀察都之变。《易》曰:‘君不密,则失臣。’此之谓矣。怀抱盛意,未见设施,惜哉!” [10] 
  • 民国官修正史柯劭忞新元史》:“燕铁木儿立文宗,文宗固让于兄,犹仁宗之奉武宗也。明宗之弑,盖出于燕铁木儿,非文宗之本意。然与闻乎弑,是亦文宗弑之而已。” [11] 

孛儿只斤·和世㻋家族成员

编辑
根据《元史》,元明宗的妻子包括以下七人。
儿子:长子:元惠宗妥欢帖睦尔,生母是迈来迪皇后;次子:元宁宗懿璘质班,生母是八不沙皇后;三子:泰永王苏胡理多尔。
女儿:昌国公主:月鲁,下嫁昌王沙蓝朵儿只;明慧贞懿公主:不答昔你。
参考资料
  • 1.    《元史》卷一三八,列传第二五,《康里脱脱传》:“​三宝奴等劝武宗立皇子为皇太子,脱脱方猎于柳林,遣使亟召之还。三宝奴曰:‘建储议急,故相召耳。’脱脱惊曰:‘何谓也?’曰:‘皇子浸长,圣体近日倦勤,储副所宜早定。’脱脱曰:‘国家大计,不可不慎。曩者太弟躬定大事,功在宗社,位居东宫,已有定命,自是兄弟叔侄世世相承,孰敢紊其序者!我辈臣子,于国宪章纵不能有所匡赞,何可隳其成。’三宝奴曰:‘今日兄已授弟,后日叔当授侄,能保之乎?’脱脱曰:‘在我不可渝,彼失其信,天实鉴之。’三宝奴虽不以为然,而莫能夺其议也。”
  • 2.    《元史》卷二○四,列传第九一,《李邦宁传》:“初,仁宗为皇太子,丞相三宝奴等用事,畏仁宗英明,邦宁揣知其意,言于武宗曰:‘陛下富于春秋,皇子渐长,父作子述,古之道也。未闻有子而立弟者。’武宗不悦曰:‘朕志已定,汝自往东宫言之。’邦宁惭惧而退。”
  • 3.    黄溍:《金华黄先生文集》 卷四三,《柏帖木儿家传》:明宗之西行也,兴圣诸臣定谋禁中。王默言于仁宗曰:“兄弟揖让,古所罕见,既尽美于前矣。今议传次,倘先兄而后己,庶全圣德。于以正前人之绪,绝他日之虞。惟陛下察之。”时虽不用其言,而朝野服其鲠直。
  • 4.    李谷:《稼亭集》卷一二,《有元故亚中大夫河南府路总管兼本路诸军奥鲁总管管内劝农事知河防事赠集贤直学士轻车都尉高阳侯谥正惠韩公行状》:时明宗即封于周,将行,请细甲于仁宗,上命给之,江浙省丞相答失蛮时为武备卿,抵寺欲取镇库者,公曰:“卿不闻乎?世祖赐以尚衣御铠,若曰:‘以此镇武库,后世嗣圣或乘戎辂者服之,否则秘藏,世以宝守。’寺官相传,奉之惟谨。”卿曰:“吾将取观耳,无他也。”及见即持走。公大叫:“卿违制!”奔及而手夺之,仅得兜牟,卿复来夺,公曰:“我头可得,此不可得也!”乃抱之哭,卿无如之何,止以铠上王邸。后数月,仁宗命取是铠,主者以实对,上怒,置卿极刑。
  • 5.    危素:《危太仆集》卷续八,《吴尚辅传》:初,太师阿斯干弄兵关、陕,都城戒严,(吴)尚辅谒见参政不华。不华日:“主上将亲征,吾当从,可徒行乎?虽然,试为我筹之。”日:“使彼据关中,东乡而争,当烦庙算。引兵出关,此成禽耳。”居五日,谍报阿斯干军过河中而败。
  • 6.    许有壬:《至正集》卷三四,《晋宁忠襄王碑记》。
  • 7.    元史 卷三十一 本纪第三十一 明宗纪  .国学导航[引用日期2018-01-30]
  • 8.    《元史》卷四〇,本纪第四〇,《顺帝纪三》:文宗稔恶不悛,当躬迓之际,乃与其臣月鲁不花、也里牙、明里董阿等谋为不轨,使我皇考饮恨上宾。归而再御宸极,思欲自解于天下,乃谓夫何数日之间,宫车弗驾。海内闻之,靡不切齿。
  • 9.    瞿佑:《归田诗话》卷中。
  • 10.    《蒙兀儿史记》卷十四《和世㻋汗本纪》
  • 11.    新元史卷二十·本纪第二十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4-09-29]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君主 人物